2008年7月15日 星期二

:: Day 7 俗勇哥,阿亮的台南和老店不老店 ::

阿亮在2006年離開了台北,在台南展開為期兩年的研究所生涯。阿亮非常優秀,不愛念書,不愛說國語,但是由於對未來充滿未知的恐懼,所以只好一直以優異的成績推甄上大學和研究所。當年大夥兒就是這樣目送他離開,眼角泛著閃爍的淚光,嘴角留著紅紅的檳榔。雖然他總是把自塑造成台灣男兒的硬漢模樣,但其實要離開台北和在這裡的朋友們,也是萬般不捨。終究他是離開了,就在畢業典禮之後幾天,典禮上小乖和Ben哥陪著他一起珍惜人生重要的里程。

他留下了一疊盜版MP3光碟。

他點掉的痣。

還有他的台灣國語。

連絡上阿亮的時候,是早上10點,他正在洗嘴,對於這次不預期的拜訪充滿台式的驚訝,他推掉了原本預計在研究室進行的口試場佈,請學弟幫忙,然後堅持請我吃麥當勞。不過因為他太久沒吃麥當勞了,顯得有點台式的不知所措,這兩年下來,沒時間打工賺錢的阿亮,生活過得非常清樸。我告訴他我已經在旅館用過早餐,所以喝杯咖啡就好,這樣也不至於讓他破費了。

阿亮點了果醬Bagel,當他撥開橫切的麵包時露出驚愕狀,接著開始抱怨為什麼果醬不事先幫他狗好,還要他自己狗,然後就亂塗一通……….。

我們熱烈的討論著這次旅行的點滴,然後他也分享了一些念研究所的甘苦,再來就是一些美好的過去。老朋友大概就是這樣,可以聊很久以前的過去,可以分享一些近況,對於沒辦法共同經歷的中間那一段,就統整成一個「光陰似箭」的話題互相解嘲,時間久了,也不會太在乎了,感情依然深厚。

有些往事我忘記了,他還記得。我記得的,他忘記了。比如說我們兩個曾經創下假日班一小時之內10000塊的營業額,我們兩個收銀、出餐、吧檯、外場全包。

鐵人般的鐵人班吶,我嘆道。

還有兩年前我和他兩個人開著車,從台北搬著他全部的家當來台南,然後我們兩個人把他的家當搬上六樓沒有電梯的公寓。上上下下搬了8趟,包括一台電視和電腦桌,搬到都要往生了。我擦著汗水一邊懷疑的問阿亮,

「你確定只有六樓嗎??」

「阿災!5樓好像是樓中樓。」

「…………………..」 所以其實是七樓。

隨後,阿亮盡了地主之誼,帶我參觀成大校園裡的老榕樹,來自日本鹿兒島的樹種,移植自今已近百年,後又為國泰人壽認養,成為企業意象,陽光普照的校園裡,在樹下卻十分陰暗涼爽。我們又去了安平古堡、安平樹屋和英商德記洋行,阿亮和我都是第一次來,成大學生憑證不用錢,我要給50元。台南就是這樣,處處都是古蹟,處處盡是小吃,處處都要50元。雖然我對這樣吸金的作為不敢苟同,但如果是只吸別人不吸自已人我到覺得還OK。

安平豆花!!!

來安平一定要吃的,夏日炎炎,老店裡沸沸揚揚擠滿豆花人潮。阿亮捨棄了老店,說老店不好吃,隔壁的阿茂黑豆花比較好吃,靠我嚇到,每到風景名勝大家都會急著尋訪正牌老店,只有阿亮奮不顧流俗,選擇了這家相較之下異常冷清的黑豆花店。因為我沒吃過老店,無從比較,半信半疑,不過吃了黑豆花之後,還真好吃,店裡免費供應的黑豆茶也超消暑,大喝三杯。這家店的老闆阿茂是個海軍陸戰隊員,牆上貼滿年少時後殘酷操練的真實照片,很厲害但是也有點白癡,邊吃豆花邊看「不怕冷訓練」不知道有沒有比較消暑阿?總之事後我提起這件事,Focus C也覺得黑豆花比較好吃,說內行人都會吃黑豆花。屌貨。

阿亮是對的。

我們在海邊走了一會兒,這裡是黑沙,海浪不小,一個黑瘦子抱著板子在海裡浮沉,看起來不厲害。一對中外配的情侶坐在陰影處的沙灘上閱讀,我想應該超熱的,他們的臉上卻一副美爽爽的閒適表情,於是我就很生氣。

阿亮很想留我下來再過一夜,但是我明天必須要到達台中和老爸會和,即使我並不想這樣趕時間。能在阿亮畢業以前在台南拜訪他,我也已經很滿足了,如果台南沒有阿亮,對我來說,也會完全不一樣。

喔,對了,順道一提,我特地吃了台南的蚵仔煎,原因是我在台北認識了個台南人,後來嫁給在核電廠工作秘密製作核子彈頭的傢伙,風風光光的結了婚定居在台北。台南人其實都很好相處,即使他們老抱怨台北人難相處,並且對台北的食物挑三揀四。

她有一次這麼說:「你們台北的蚵仔煎裡面的蚵仔好少又好小,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小的,在我們台南,蚵仔都這麼大

說著豎起拇指,比出一個巨型蚵仔的一比一模樣,我當場結舌。我沒吃過台南的蚵仔煎,同時台北的海產新鮮程度和價格也時常為人詬病,這點我無力反擊。於是這次剛好是個機會,品嘗一下台南巨型蚵仔煎。

哩咧!我賭上四年的餐飲職業生涯,台南的蚵仔真的沒有這麼大!脆小脆小的啦!花哈哈哈哈哈!!

台北人也不是被嚇大的。

離開台南。

我一個人逛了台南縣七股的鹽山,50元,就一堆一堆的鹽遠遠看很像雪,很浪漫,我沒有帶妹,所以也浪漫不起來,只能看著同時間參觀的情侶們浪漫,假裝自己也參與一下那個情懷。我沒待很久就離開鹽山了,接下來的這一段路,我買了很多份地圖,西部的路真是不好走,我在接近鹿港的聯外道路邊停車,攤開地圖。

「需要幫忙嗎?」

一個騎腳踏車的中年男子停下來。看不出是善類還是匪類,說話到是親切。他告訴我鹿港天后宮該怎麼走,然後聊起環島。

「你知道在台東山線有個關犯人的地方嗎?」

「唔,不知道。」

「在山裡面,要逃出來幾乎是不可能喔。」

「恩,我經過那裡,好像有些廢棄的軍營,看起來沒有人煙。」

「如果你走南橫公路,往年在那裡(指著地圖),對,在那裡,會設立檢查哨,每部車都仔細檢查,想穿過山脈往西部或是東部的逃犯,都會被攔截在這裡。」

「唔。」

「東部我可是住了五年,五年吶,就在台東,我可熟的。」

「年輕人我真羨慕你,可以有這種氣力環島。」他說,露出似笑非笑的臉騎車走了。

我猜你也會這麼設想,他該不會就是那個逃犯吧?哈哈哈,要命。因為就連他指引我路線的時候多脫口說出幾點鐘方向等等的專業用語阿,哪有人什麼不聊聊監獄的。

鹿港的晚上並不吸引我,我吃了鴨肉羹和排骨飯,到霧峰的時候已經九點半了。

6 則留言:

法‧吶浮 提到...

我去安平也都吃黑豆花的啊~
好吃老闆人又好 還有黑豆可以配~

造雨的人們 提到...

是的,我還買了一罐帶走,一路邊騎車邊嚼黑豆呢!開心死了。

泰瑞比西亞 提到...

贛!林北那有台灣國語 你豪洨

造雨的人們 提到...

俗勇哥,大家都想念你阿,快回來,我們會努力講台語不讓你出糗 XDDD...

脆小蚵仔嫂 提到...

ㄝㄝ,會吃黑茂的內行人///你一定是隨便亂吃一間蚵仔煎的吧..台南陳家蚵仔很有名耶,
我記得都很大大大顆啊= =

匿名 提到...

好想跟阿亮尬台語ㄟ...哈

老派陳